三分彩开奖结果今天|三分彩200期走势图
首頁>人物風采>正文

張蘊藍:企業家版的《摔跤吧,爸爸!》

來源:齊魯晚報發布時間:2018-08-05

  初見張蘊藍,面容精致,談吐溫婉,讓人很難和叱咤風云的總裁聯系在一起。作為“企二代”,生于1979年的她沒有躺在父輩的功勞簿上,而是帶領團隊開拓向前,完成了一部企業家版的《摔跤吧,爸爸!》。

  每天五點多起床

  上班從不遲到

  做為別人眼中的“乖乖女”,張蘊藍接班并非主動選擇。如果不是父親提議,她應該還生活在上海,做著朝九晚五的外企工作,有充裕時間陪孩子長大,有空閑就出去旅游。

  最初,張蘊藍的父親,青島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酷特云藍”)董事長張代理并不想把企業打造成一家家族企業,他先后找過兩位職業經理人管理企業,但都不如意。于是轉而想到讓女兒回企業幫忙。

  剛從海外留學歸來,在上海一家跨國企業做白領的張蘊藍很是猶豫。她從小到大目睹了父親做企業的操勞和艱辛,同國內大多數企二代一樣,她不愿重復父輩的生活。但血液里流淌著家族責任讓她最終來到父親的企業工作。

  “當年父親從沒說過要我接班,干制造業要吃很多苦,他不確定我有沒有這個能力,也不知道我愿不愿意。”張蘊藍說,一開始自己對服裝業一無所知,留學的經歷讓她和國內生活還有一些脫節,進公司的這幾年自己成長很快。

  張蘊藍認為,既然選擇了,就要做好。漸漸地,員工發現,在酷特云藍的國際業務部,多了一個大眼睛的女報關員。

  張蘊藍的家離公司很遠,為了趕上7點20的上班時間,她每天清晨五點多起床,幾年來從來沒遲到過。“有一天我在上班高速路上,還見到了大小各異鳥類大聚會,很有趣。”張蘊藍笑著說。 

  電腦自動制版

  精準不輸老裁縫

  以數據驅動智造個性化產品,做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企業,成功并非看起來這么簡單。本世紀初,服裝工廠間價格惡性競爭,庫存問題也難以解決。

  張蘊藍回憶,當時她的父親,酷特云藍董事長張代理開始考慮用工業化的手段做大批量的個性化定制服裝。做每件衣服前要先刷卡,一開始習慣了傳統生產的工人不愿接受。“我們便先拿一條流水線做實驗,每天工作八小時,即使沒有訂單,工資也比其他工人拿的多。”張蘊藍說,漸漸這種模式就推廣了起來。

  而更大的難點在于建立精準的版型庫。張蘊藍說,一個老裁縫師傅,一天不休息,也只能打出兩個版,而如今運用工業大數據,他們的版型庫中有上百萬萬億的數據,這些數據生成的版型是建立在對人體的充分了解之上,通過規則裂變而來。工廠接單后,可以根據客戶的數據實時生成適合他們的版型,完全擺脫了對制版師的依賴,成本也大幅縮減。如今正在使用的是第四版版型庫,之前的版本建立了三次,推翻了三次,每一次都是以千萬計的資金損失,可謂孤注一擲。

  一開始,酷特云藍將紐約市場做實驗,邊接訂單邊改造流水線,在實踐中發現版型庫規則的若干問題,再推倒重來。“在不斷試錯的過程中,不僅是資金的損失,也丟了不少客戶。這些業務都是在國外我們一個個敲門敲出來的。不斷投入,卻不知道何時能成功,但我們就認準了這件事。”張蘊藍說,直到建立起第四版版型庫,準確率非常高,訂單開始飛速增長。

  搭建定制平臺

  消費者直通工廠

  一路走來,張蘊藍與企業轉型升級一同成長。

  一開始,她并沒有將自己是董事長女兒的身份公之于眾,而是以一位普通員工的心態早出晚歸。她還經過報檢、跟單、國際業務談判等工作的磨煉,并主動要求進入了一線生產車間。別人工作8小時,她工作12個小時。

  張蘊藍的努力有目共睹,銷售總監離職后,她接過了接力棒。新的辦公室剛剛裝修,當時已經懷有身孕的她挺著大肚子堅持在難聞的氣味中辦公。

  年輕氣盛的張蘊藍也犯過錯。2009年,她擔任總裁第一年,砍掉了1/3加盟商鋪,辭退所有地推人員,導致公司內部人心動蕩,大刀闊斧結果也不盡如人意,當年公司業績下滑了50%。

  她沒有固守成規,而是帶著一幫年輕人另起爐灶,試圖搭建一個用戶在線自主設計、實時下單,個體直接面向制造商的C2M個性化定制平臺。

  如今,這一平臺讓消費者直接和工廠對接,省去了很多中間環節,實現了產品的零庫存,提高了產品性價比,但在當年,業內并不看好,連不少員工都覺得有風險。可張蘊藍仍然“一意孤行”,大刀闊斧地進行改革。

  “特別感謝父親,他為我擋了很多箭。雖然外面有一些傳言不看好我,但這些負面的話語從沒傳到我的耳朵里,讓我能夠安心一路走來。”張蘊藍說。

  幫更多企業改造

  大規模定制工廠

  多年以后,曾經年輕無措的女孩,已然蛻變成處事干練的女強人。張蘊藍沒有躺在父親的功勞簿上,她帶領業務團隊不斷開拓,目前酷特云藍的海外業務已經占據企業訂單的60%以上。作為接班人,張蘊藍并不輕松,她已成為朋友眼中的“工作狂”,她幾乎每天睡6小時,工作至少10小時,沒有休假,隨時工作。

  辛苦的付出是豐碩的成果。如今,酷特云藍已經成為全球定制行業引領者,打破了工業化和私人定制的悖論。服裝工廠宛若一臺巨型“3D打印機”,利用大數據,800人的生產車間可以無人管理,服裝上的電子“ 身份證”就是指揮棒,流水線上款式各異的定制西裝日產4000套,所有生產的服裝均已售出。

  張蘊藍說,這種大規模個性化定制背后的邏輯和算法是普適通用的,他們創造了適用于傳統企業轉型升級的解決方案——酷特云藍數據工程。尤其是對于中小型制造企業來說,可以在原有的機器和工人的基礎上,進行簡單升級改造,成本較低。目前已經簽約改造了牛仔服裝、鞋帽、家具、機械、電器等30多個行業的70多家企業。

  通過改造,在M(工廠)端形成真正聯盟,通過網絡直接觸達C(消費者)端,給消費者提供可以支付的起的,高品質的個性化定制產品。“下一步我們將改造更多的工廠,完善更多品類,并針對C端建立創業平臺。希望能做成世界上最大的個性化定制工廠直銷品牌。”張蘊藍說。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范佳

編輯:姜鏞
為您推薦
三分彩开奖结果今天